香港选举轨制为何非改不可?

发布日期:2021-03-11 12:52   来源:未知   阅读:

这是确保“一国两制”方针得以全面贯彻,确保“一国两制”方针之“保护国家主权、保险、发展好处”和“坚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之初心和基本主旨得以全面落实,确保“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摇动”和“不变形、不走样”领导思维得以全面落实,确保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独特构建的香港特区宪制秩序不受伤害,确保香港特区民主政制发展在准确的轨道上行稳致远,确保“爱国者治港”根本准则以轨制情势全面保障,确保香港特区管治权紧紧控制在中央和香港特区爱国者手中的治标之策,其必要性、重要性不问可知。

改什么: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

1984年6月邓小平指出:“港人治港有个界限和标准,就是必需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管理香港。……什么叫爱国者?爱国者的尺度是,尊敬本人的民族,披肝沥胆拥戴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侵害香港的繁华跟稳固。”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保持和完美“一国两制”制度系统的重要命题,已正式开启了对“一国两制”香港实践的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尔后,在2020年上半年,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出台“5·28决议”和香港国安法,率先从国家层面树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履行机制、弥补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平安方面法律破绽,有机构筑了“一国两制”香港实践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底线思维”和底线制度保障。在2020年下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11·7说明”和“11·11决定”,明确重申香港相关公职职员必须实行对于国家、对中央“政治忠实”任务以及“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的基本原则,使“一国两制”香港实践根本治理、拨乱反正过程迈出了本质性步调。

“爱国者治港”思想,是“总设计师”邓小平最早提出并明确阐释的。1983年6月邓小平指出:“港人治港要有什么前提?只有一个条件,就是爱国者。什么是爱国者?同意、主意祖国统一的就是爱国者。”

“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是“一国两制”方针的初心和使命,是应有之义和核心要义。其核心思惟就是:中央直辖的特区要由爱国者管理,香港特区的管治权必须牢牢掌握在对国家、对中央有“政治忠诚”的爱国者手中。也就是说,必须全面精确理解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政策,是辩证同一、密不可分的三句话:即“一国两制”——“一国”是“两制”的条件和基本;“港人治港”——中心是“爱国者治港”;高度自治——是中央受权和确保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高度自治。

谁来改:中央主导下进行

其核心是以对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从新构建和增添赋权为核心进行总体系度设计,调剂和优化选举委员会的范围、组成和产生措施,持续由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行政主座,并赋予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较大比例的立法会议员和直接介入提名全部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新职能,通过选举委员会扩展香港社会均衡有序的政治参与和更加普遍的代表性,对有关选举要素作出恰当调整,同时建立全流程资格审查机制,进而构成套合乎香港实际情况、有香港特点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

作者 齐鹏飞

香港社会各个阶层、各界人士中的一局部人对于中央政府“一国两制”方针的初心和根本宗旨,素来都不是全体、全面认同和接收的。他们对于“一国两制”方针以及香港基本法的懂得和贯彻,不仅根本谈不上全面正确,而且是有意识地加以肢解、加以割裂,有抉择地取舍。

中新社北京3月8日电 题:香港选举制度为何非改不可?

也就是说,只有以“爱国者治港&rdquo,笑傲江湖高手论坛;根本原则为依归,对现行存在重大漏洞和缺陷的选举制度进行全面的修正与完善,香港特区的民主政制发展,才干在独一正确的轨道上,依照切合世情国情区情以及依法依规、循序渐进、平衡参加、行政主导之“游戏规矩”取得历史提高,能力确保中央对香港特区的全面管治权,才能确保香港特区的管治权牢牢掌握在爱国者手中。

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正在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依法行使中央对香港特区的全面管治权,行使中央对香港特区民主政制发展的决定权、主导权、监督权,履行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宪制权力、义务和责任,从中央层面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

作为中央直辖的特区,香港的管治权必须把握在爱国者手中,这是一条基本的政治伦理。试问世界上有哪个主权国家会把其辖下任何一个处所的管治权交给心坎根本不认同自己国家和民族、对自己国家和民族绝不虔诚、迫不得已充任本国权势政治代办人的那些人手中呢?甚至交给那些宣传和从事决裂国家运动、损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人手中呢?对管治者的爱国态度和相干政治资历作出严厉要求是世界惯例。

为何改:现行选举制度存在严峻漏洞

香港回归20余年来,中央政府始终坚韧不拔按照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真心诚意推进香港民主政制循序渐进向前发展,最大程度保障宽大香港居民行使民主权力。修改和完善辖下地方作为其政治制度和政治体制有机组成部分和重要内容的选举制度,从来是“中央事权&rdquo,原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遗体致哀仪式今日举行 南京军;,在任何主权国家都是如此。

第二步,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宪法、香港基本法、香港国安法和全国人大有关决定,修订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附件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修订后的附件一和附件二将对香港特区实施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作出具体明确的规定。在国家层面完成对附件一和附件二的订正后,香港特区将据此对本地有关法律作出相应修改。

今年,中央和国家有关部分在综合剖析和全面评估的基础上,以为有必要从国家层面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并且重要是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立法会的产生方法。也就是说,斟酌到保持香港特区相关制度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本次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只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不波及修改香港基本法注释。

香港回归20余年来,特区民主政制发展最重要的历史经验和事实启发,就是必须尊重和认同中央是特区民主政制发展包括其选举制度必要修改和完善之“总设计师”“总工程师”“总监理师”的历史事实和政治位置,必须尊重和认同中央是特区民主政制发展包括其选举制度必要修改和完善之“火车头”“发念头”的历史事实和政治地位,尊重和认同中央政府是特区民主政制发展包括其选举制度必要修改和完善之“最大民主派”的历史事实和政治地位。(作者为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台港澳研讨中央主任)

本次全国人大出台关于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重要决定,将此项工作分步予以推动和实现。

他们以“民主派”“泛民主派”和“本土派”“真本土派”自夸,实际上是“逢特区政府必反”“逢中央政府必反”的极端反对派。他们中的少数极端分子甚至空想在香港回归当前、在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地域恢复行使主权以后、在中国中央政府直辖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后,依然能够在某种水平上、某种范畴内使“资本主义的香港”与“社会主义的祖国内地”有效隔离或分别,使香港占有“完整的政治实体”或“半政治实体”的超然地位。从“香港价值至上论”“香港利益至上论”一直到“香港城邦论”“香港民族自决论”“香港独立论”,在这一“反华反共”的危险途径上越走越远。

在他们的背地,还有西方一些势力在遏制和封堵中国的支撑和干涉。如斯,基于这些消极因素作怪,香港回归20余年来,香港社会的政治生态演化已经日益迫近中央“一国两制”方针的初心和根本宗旨之不可触碰的底线。从“反二十三条立法”活动、“反国教”运动始终到非法“占中”“旺角暴乱”“修例风波”等等极其事件层出不穷,以致一时光“港独”猖狂、“黑暴”肆虐、“揽炒”横行,香港特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远景堪忧。

第一步,全国国民代表大会根据宪法和香港基本法、香港国安法的有关划定,作出关于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明确修改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和修改完善的核心因素内容,并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据本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

怎么改:“决定+修法”两步走

事实上,香港回归20余年来,香港特区民主政制发展进程的每步推进包含历次重大选举制度的修改和完善,也都是在中央的主导下实现的。

2014年,中心发表的第个专门论及香港问题的政策白皮书——《“国两制”在香港特殊行政区的实际》中对于“爱国者治港”标准表述,就是以邓小平的有关主要阐述为根据而进行的集中而详细的阐释。其中明白有言:“对国度尽忠是从政者必须遵守的根本政治伦理。”“爱国事对治港者主体的基础政治请求。”

发生这一政治景象的要害性关键,就在于香港特区现行的选举制度存在着不能切实有效保障“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全面落实的重大漏洞和缺点,已到非改不可的严格关头。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1条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履行的制度按照详细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与此相适应,其第62条第14项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及其制度”。也就是说,创设特区、建立特区制度,权利在中央。选举制度是香港特区政治制度和政治体制的重要组成部门,修改和完善其选举制度必须在中央主导下进行。

其凸起表示就是“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不得到全面贯彻和充足体现,大量反中乱港分子、“港独”等激进分离势力在境外反华反共势力的支持和扶助下通过各级各类选举进入特区治理架构,包括立法会、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等重要机构,成为公职人员,“应用建制反建制”,极大地冲击和损害了中央对于香港特区民主政制发展的决定权、主导权、监视权和对香港特区的全面管治权,使“爱国者治港”这一常识性的政治部署悬空。

香港回归20余年来,在“一国两制”香港实践获得了举世注视宏大成绩的同时,也呈现了一系列新情形新问题、新挑衅新危险。

他们拒不否认“一国两制”是一个完全的概念、香港基本法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他们将“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别”割裂并对立起来,不认同、不接受“一国”是“两制”的基础和前提;他们将“维护中央全面管治权”与“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割裂并对破起来,不认同、不接受中央领有全面管治权是特区行使高度自治权的基础和前提;他们将“施展祖海内地刚强后盾作用”与“进步港澳本身竞争力”割裂并对峙起来,不认同、不接受“祖国内地因素”是“香港经济发展和经济繁荣”的基础和前提。

同理,任何一个主权国家也有不可剥夺亦不可躲避的宪制权力、责任、义务,对其辖下地方已经出现严峻漏洞、出现危及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情况、涌现不能保障爱国者掌权的选举制度,进行全面的修改和完善。

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在听取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述职讲演时明确指出:“要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必须始终坚持‘爱国者治港’。这是事关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事关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根本原则。只有做到‘爱国者治港’,中央对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才能得到有效落实,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宪制秩序才能得到有效维护,各种深档次问题才能得到有效解决,香港才能实现长治久安,并为实现中华民族巨大振兴作出应有的奉献。”这一重要论述,是对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实践教训的高度提炼,是对“一国两制”实践法则的深入揭示,指明了“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保持香港长治久安的方向。